? 青宇有主第七十章 劝降,青宇有主第70章 劝降_武侠仙侠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笔趣阁_莫忘书 > 青宇有主笔趣阁 > 第七十章 劝降

第七十章 劝降


  李珊周身剑影出现的刹那,便直奔陈大华攻来的飞剑而去。
  一虚一实,两大堆飞剑的碰撞是十分震撼的。
  众人亦是在下方络绎不绝的讨论着:
  “竟然是秘术,万剑归宗!”
  “李珊师姐真乃奇人也。”
  “只是秘术甚是消耗灵力,此术之后,怕是李珊师姐也会落败啊…”
  众人只见平台之中,尽是轰轰的飞剑爆炸之声,当二人飞剑对拼完毕之后,此时的战台之上,也已浓烟弥漫了。
  这一幕看的云辰与计天涯那边的赌徒,也是心惊胆战的。
  就在压注给李珊这边的那些赌徒心灰意冷之际。
  台上的陈大华却是被呛得眼泪直流,浓烟中猛然冲出一道白衣身影!
  正是李珊!
  只见李珊速度极快,在陈大华看清她的一刹那,瞬间朝着其头部一拳轰去。
  这一拳,打的陈大华径直便飞出了战台之地。
  这一拳,就连林河也没有料到。
  陈大华只觉自身实在是呛得难受万分,此时面前却是瞬间闪出一道白影,只感脑门似乎被什么坚硬之物撞到,之后,便失去了意识。
  看到这里,林河目中也是露出赞赏之芒。
  “三号获胜!”
  赵灵芸声音传来的同时,挥手间,掐诀将台上的浓烟驱散。
  待浓烟散去,一些心细之人方才看到方才陈大华所站之地,些许丹药残骸,至此,心中隐隐有了些许推测。
  云辰那边,正意兴阑珊的赌徒,见到此惊人的反转,瞬间面露狂喜之色。
  有人欢喜有人愁,毕竟世间之事,本就无绝对。
  “四号,对战六十五号!”
  赵灵芸声音传来的刹那,两道身影朝着平台之上蓦然飞去。
  带彼此落定,两人见过之后,也摆开了架势。
  云辰那边的声音也随之传来:
  “凝气五层李青,对战凝气五层陆尚,买定离手了啊,开打即停止下注!”
  此二人打的倒是不如先前几人惊艳,但却是功底基础极为深厚。
  只见二人,一人使剑,一人使枪,武器尽由周身灵力覆盖,看上去却极像是凡俗之地的武者打架一般。
  没有那么多华丽的术法,但却比那些术法交锋,更具紧张感。
  二人你来我往,一边闪躲,一边进攻,叮叮当当的打个不停。
  下方低阶弟子,亦是仔细的观摩着,期望在内门弟子交战中,可学到一些东西。
  苏道尘也是两眼放光的看着那名叫陆尚之人手中的长矛,只觉那陆尚舞动长毛进攻的姿势,简直是帅的可以。
  姬玥与李珊几乎同时发现了苏道尘目中的明亮之色,也未曾多言,不知两人在寻思些什么。
  凝气弟子间的比试,总是很快。
  二人很快便灵气耗尽,但也始终没有分出胜负。
  于此,二人也是急了,续尽全力对拼一击之后,长矛断裂,长剑亦是碎成断剑。
  见此,陆尚索性扔掉长矛,朝着李青一拳轰去,李青见状,亦是弃掉长剑。
  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,在极为富有节奏感的肉体相搏中,痛并快乐着。
  最终,以陆尚肉身之力更胜一筹,极为凄惨的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。
  陆尚虽取胜,但怕是下一场也无再战之力。
  之后的比试,大多都是这样,其中较为突出的几场便是。
  青云山的贺龙,展现出与姬玥一般强大诡异的速度,轻易取胜。
  玄云山的张天远,上台之后,一动不动,对手便直接诡异的昏阙过去。
  以及灵云山自称项天的人,一拳之下,周身血气涌动,直接就将迎战的弟子打成重伤。
  其中还有一名笑容揶揄的少年,苏道尘对他有印象,那人便是先前入宗之时,向林河诉说要求洗漱一番再行入宗的那个。
  那少年是加入了黑云山,一手诡异丹药之力让人防不胜防,直接就将与其对敌之人弄得全身瘙痒难忍,疼痛万分,无奈之下,也只好认输。
  基本上弟子的试炼,在初入申时没多久之时,便已经比完了。
  林河见天色尚早,挥手间,众弟子手中木牌消散,天空中又浮现出三十四枚光团。
  光团一出现,便开始在广场上空缓缓旋转,林河的声音也随之传来:
  “即刻挑选你等号牌,下一场比试,继续进行。”
  众人闻言,周身灵气蓦然朝着空中光团抓去。
  很快,众人拿到光团之后,赵灵芸再次开口道:
  “仍然采用上局对战方式进行,现在,壹号与三十四号上台比试!”
  只见,众人再次看向手中号牌,苏道尘神色一怔,自己居然又是壹号!
  见此,便径直走入了台中,让其感到有趣的是,对面之人,正是先前已然重伤的陆尚!
  苏道尘望着陆尚那隐隐有些发黑的面色,对其轻声叹道:
  “陆兄,在下不愿趁人之危,此番,你认输吧!”
  陆尚闻言冷然喝到:
  “小子,莫不是以为轮空取胜一番,便觉自己可以轻易胜我不成。”
  “陆兄想多了,在下真的只是觉得胜之不武罢了。”
  “陆兄乃伤残之人,若是在下全力而为,再次伤了陆兄,也不好,陆兄何必自讨没趣呢?”
  “再说,在下凝气六层,陆兄五层,且还带这重伤,陆兄不是陷我于不义之地么?”
  “不如早些认输,也好过咱俩同门一场,你看可好?”
  就在苏道尘苦口婆心劝导陆尚投降认输之际,陆尚此时已然气的浑身灵力隐隐紊乱了。
  对于陆尚来说,即便自身有伤,敢于应战,便也是自己的勇气,苏道尘理应给自己尊重,拿出全部实力,与己一战,即便败了,那也虽败犹荣。
  可苏道尘不仅没有尊重自己,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自己投降,那何止是侮辱,简直就是把自己的尊严狠狠的践踏嘲讽!
  只见陆尚也不再听苏道尘废话,身影一晃,蓦然朝其一拳轰来。
  苏道尘见此,仍是一脸惋惜之色,一边躲闪,一边劝道:
  “陆兄,你又何苦为难苏某,苏某也是为你好啊!”
  陆尚闻言,体内血气翻涌,却也是忍者怒喝道:
  “废话少说,与我一战!”
  苏道尘见此,心底暗叹一声,不住惋惜的同时,默念寒域,周身上下尽显冰蓝之色,灵力也是极为精妙的控制于手中,与陆尚攻来的一拳,对轰而去。
  只见二人一拳刹那临近,陆尚只觉全身一股虚弱之感蓦然传来,翻涌的血气再难压制,一口鲜血喷出,蓦然倒地,俨然昏死了过去。
  苏道尘于此内心也是颇感无奈,摇头叹息的同时,走下了战台。
  四周众人对着一战唏嘘不已,心底皆是认为,苏道尘实在诡计多端,陆尚都受此重伤了,还要乱人心智。。
  用此方法取胜,实在是不雅。
  林河也是一脸古怪的望着苏道尘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