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持剑问仙27 纳子戒,持剑问仙27 纳子戒_武侠仙侠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
  “徐伤?”陈然纳闷道:“他不是徐来的侄子吗?怎么成第三方势力了?”
  少女灵动一笑:“谁跟你说他是徐来的侄子的?”
  陈然摸了下鼻子,“难道不是吗?”
  陈梦诗嘴角一勾,鹅蛋脸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浮现,浅笑道:“那你觉得徐氏钱庄有这个实力请动乾飞叶来帮徐伤吗?”
  “不是说徐氏钱庄跟城主府有关联吗?”
  “他们的关联人是褚鹏,而褚鹏却只是青阳镇的一个校尉,是乾元的手下。你觉得他会为了一个手下在大庭观众之下,对你大打出手吗?这可关于着城主府的脸面。”
  陈然明白了,褚鹏就算与城主府的关系再好,说到底也是个随从,乾元可以使唤他,他断然使唤不了乾元。
  唯一解释就是,有个庞然大物涌进了青阳镇。
  而这个庞然大物跟徐伤有关系,城主府还惹不起,随后达成了某种协议,在关键的时候帮徐伤一把。
  “那徐伤到底是谁?”陈然问道。
  “我这边已经派人去查了,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。”少女笑道。
  陈然见她抿着笑,笑吟吟的斜着眼看着自己,肤白如新剥鲜菱。陈然嘴唇翕动,沉默了会,还是问了出来:“为什么告诉我?”
  “如若我告诉你,你我是本家,觉得有缘。你信吗?”
  陈然摇了摇头。
  陈梦诗小嘴一嘟,旋即说道:“你我联手,杀进考核第三层,拜入仙门。”
  “为什么找我?”
  “原本是想找乾飞叶的,毕竟在青阳镇年轻一辈中,就属他的实力最强。不过现在吗...”陈梦诗笑呵呵的看着陈然。
  “我要是不答应你呢?”
  “你会答应的。”陈梦诗这句话几乎是咬着陈然的耳朵说的。
  ……
  当陈然与陈梦诗两人同时出现在二楼的时候,无疑是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  两人并肩而立,郎才女貌,极为般配。
  就连陈暮云看到之后,都觉得如沐春风一般,煞是般配。
  进入前五,实力不在乾飞叶之下,陈然那凶狠般的手段,现在都还深深的印刻在众人的脑海里。
  彭家,陈家,刘家,欧阳家都投来了示好的目光。
  因为陈然的地位,相比于昨日,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  就在这时,陈然感觉到一股寒意,陈然望了过去。
  目光的主人正是阳台上刚走过来的乾元。
  那神色仿佛在说,“好小子,很好...”
  当然,这句话要用冰冷的语气说出。
  好在乾飞叶只是重伤昏迷过去,未伤到根基与经脉,调养个一两个月就行了。
  要不然,既然是苏言在身边,乾元也会出手去击杀陈然。
  众人低声的交谈着,来到城主府二楼的,不仅仅只有进前五的五人。前五十的武者都堆积在此,激动的等着接下来将要派发的奖品。
  随着一袭黑袍的苏言淡淡的走了进来,全场都安静了。
  陈然的目光,也是看向那面具男子。
  先天强者。
  一言令出,喝退两名后天中期,一名暗劲中期,一名暗劲后期。
  没错,陈然又发现了神眼的另一个秘密。【神眼,陈然自己给双眼取的名字。】
  能大概的看穿他人的修为。
  苏言双手背负在身后,淡漠的目光隔着黑白面具扫视了众人一眼,最后看向陈然时,竟是向他点了点头,像是在说很满意他的样子。
  褚人都带着羡慕般的目光看着陈然。一旁的陈梦诗,也是美目流转,娇美动人的看着他。
  乾元与身后的褚鹏则是面色变了变。
  作为陛下的心腹。苏言自从来到青阳镇便以一副淡漠的样子示人,还从未见到过他主动的向人点头,更别说是这种带着欣赏的点头了。
  “你们虽是这青阳镇的骄子,但放在整个灵都郡,你们只能算做一般。放在整个天元国,你们将毫不起眼。甚至放在整片玄天域,你们连蝼蚁都不如。”
  “因此,你们不要以为在这弹丸之地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,就志得意满。要知道,天外有人,山外有山,在某些地方,先天还没达到人家修炼的起步阶段。”
  “所以,少年们,继续努力吧!这条修行道路的终点还离你们很远很远。”这将是苏言说过的最多一句话了。
  他的话犹如一盆凉水,直接将在考核中取得了一点点小成就的天骄们泼醒了过来。
  陈然也是眉头微挑了一下,因为苏言的话,将他带向了一个更广的世界。
  在这个世界,后天先天多如狗,见到御剑飞行的仙人,都得弯腰曲膝的走。
  甚至,陈然有一种感觉。
  所谓的仙人,在有些人的眼里,也只不过是凡俗的一粒尘埃。
  “是不是打击到了。”陈梦诗嘟着嘴掩脸笑道。
  “有点。”陈然说道。
  “不过等我们拜入仙门了,就可以真正的姚望一下这个世界了。”陈梦诗声音很小,因为她觉得以她目前的这个实力,拜入仙门,有点缥缈。
  陈然眼神微眯,淡淡的回应道:“会的。”
  似乎是特意留时间让人感慨一番,见众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丝丧气的神情时。
  苏言才接着道:“好了,接下来该派发你们应得的奖励了。”
  “请进入前五的武者上前一步。”
  陈然,陈梦诗,欧阳乐,刘天浩,熊才走了出来。
  苏言望着五人,忽的出手,内力席卷而出,银光一闪间,一道银色铁牌各自出现在五人的身前。
  陈然伸手一抓,只见银色铁牌的背面龙凤飞舞的刻有内门二字,正面则刻有灵都郡三字。
  “想必这就是灵都郡武者学院内门弟子的铭牌了。”陈然心道。
  然而,就在陈然等大多数人的目光放着这银色铁牌上时,陈梦诗,欧阳乐,徐天浩三人的目光却都是放在苏言大拇指黑乎乎的戒指上。
  “纳子戒。”陈梦诗低声惊呼了一句。
  “纳子戒?”
  闻言,陈然愣了愣,抬头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。。
  戒指黑乎乎的,远着望去看起来做工还有点粗糙,有一种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感觉。
  “这纳子戒是啥玩意?这么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