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混在大宋江湖的日子第十二章不如,混在大宋江湖的日子第12章不如_历史军事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
第十二章不如


  “散了,都散了,赶紧干活去,镖队马上要出发了!”
  对于刚发生的事情,程万里只是瞄了一眼,毫不在意的,招呼众人继续干活。
  程万里仍然没有让张平安兄弟和韩五,去做些什么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  镖队里众人虽然忙碌着,却窃窃私语着张小七的神力。
  那两人合抱,还沉重的箱子,张小七单手可以举起来,还游刃有余,一副轻松地样子,震惊于他的神力,镖队中,再也没人,敢轻易去撩拨张家兄弟了。
  张平安对此很满意,一举解决了麻烦,还不留人口舌,估计可以安稳一段日子了。
  在张平安的边上,韩五因为这件事,和张小七正聊的火热。
  “小七哥,真是神力惊人啊。”韩五一脸的佩服。
  “哈哈,那是,我吃得多,自然力气大。”张小七开心的笑着,刚才狠狠的吓唬了那群家伙,真是解气,他心里舒坦。
  “小家子气!”总镖头周复,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他们身后。
  院子里众人,一见周总镖头出现,忙恭敬行礼,周复点了点头,示意众人继续干活,不用管他。
  “平安,不知道周总镖头在说什么。”张平安冷静的看着周复,他不信周复可以看清自己出手。
  “你不如你爹!”周复不管张平安承不承认,自顾自的说道。
  “不知道总镖头在说什么,平安不懂。”张平安继续装傻道。
  “需要我说明白吗?”周复对一脸戏谑的扫了眼张平安,又用手点了点张小七和张。
  “没错,刚才是我动的手脚,小小手段上不得台面,让总镖头见笑了,若有什么处罚,我愿意一人承担,和他人都无干系。”张平安见瞒不过去,便直接光棍的承认了。
  “我们兄弟有事一起扛,总镖头若要处罚,不要少了,我张小七一份。”
  “我也有份。”张小八也站了出来,张开手,露出了手心中的一枚铜钱。
  刚刚,张平安拉着韩五做掩护,偷偷朝那镖师的手上,打了一枚铜钱,使得那镖师失手,随后张小七便冲上去救人,而张小八则负责收拾铜钱,消灭证据。
  周复在后面,的确没看清他们的手段,但他江湖经验何等丰富,轻松几句话,便将张家几兄弟诈了出来。
  韩五在边上,看张家兄弟,都站了出来,尽管不清楚前因后果,但事情因自己而起,便主动要求一起承担,“总镖头,韩五虽泼,但还有几分义气,不管什么处罚,也不要少了我的份。”
  “没什么好惩罚的,新人刚入营中都这样,我们当年刚入营中的时候,也是如此,平安你比起张系将可差远了。”周复说着说着,又提到了张平安过世的父亲。
  又是老爹?对于张平安来说,那是一个很遥远的称呼了,那个老实懦弱,不敢与人相争,老是喝醉酒的男人,会比自己强?
  不过,男人大多如此,年少之时,崇拜着父亲,那背影是如山一般伟大;等到年长之时,又总是处处的自以为是,忽略了彼此。
  张平安也是如此,带着几分不服气的问道:“不知道老爹当年是怎样的,我有哪里比不上他的,请总镖头指教?”
  “为将五德:智、信、仁、莽、严,张系将独占一个莽字,我也只服他这个莽字。”
  “莽?”张平安一脸疑惑的,看着周复,我读书少,周总镖头你确定没骗我?莽这个字不是啥好字吧?莽撞、鲁莽......这和莽连一起的就没几个好词的。
  周复没有半点解释的兴趣,只管自己继续说道:“当年我们几人,同入的保捷营中,也有人过来找茬,你父亲英雄盖世,我就看着他,靠着一对铁拳,直接一路莽过去。
  不管对方多少人,你父亲半步不退,硬碰硬,直打的全营上下,没人敢说半个‘不’字,满营皆服!
  用你父亲的话来说,你们可以不服气我,但要服我这双铁拳头!”
  周复说道激动处,举起拳头对着张平安几人,比了比,好像又重新回到了军营之中。
  张平安看着那气势如虹,豪气盖人的周复,他口中说的那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老爹,确定不是说的别人。
  周复缓了缓又继续说道:“你父亲军中声威大震后,其他各营多有不服气的,时常有人来挑战,你父亲没有一败,打遍军中无敌手,号称秦凤路第一猛将,秦凤路无人不服。
  就这样,我看着你父亲,靠一对硬拳头,沙场征战,斩将夺旗,摧城破寨,从白身,一步步,升到第五系将。”
  铁马冰河,战地黄花,楼船夜雪,边关冷月,败强敌于平夏,追穷寇于漠北,那青春岁月,周复也曾经拥有过,那是男人的浪漫。
  “打遍秦凤路无敌手,张系将真是好大的威风,韩五恨不得早生十年和他一会。”韩五听了周复的话,在旁边激动的说道,“张家众位哥哥,你们说是不是,败强敌,追穷寇,男儿大丈夫当如是。”
  “对,大丈夫的确该如此,要打便打硬汉,欺负软弱之辈,有什么意思。”张小七也出言附和。
  对于韩五打断了自己的话,周复知他的性子,也懒得搭理,继续叮嘱张平安道,“你记住了,军中只服强者,耍手段,只会让人看不起,要么像你父亲一样打服,要么像小七那样,一下子震住他们。
  你那些小花招,在军中不好使,那镖师只是暂时没回过味来,他心中不服,迟早还会来找你们麻烦?”
  “那便打到他服气为止。”张小七在边上挥着拳头道。
  张平安怕他犯浑,连忙开口道,“平安,记住了,多谢总镖头教诲。”
  不过,张平安心中仍在怀疑,周复说的那人,真的是自己老爹?确定没搞错人?
  那个在外退缩忍让的男人,回了家中,酒醉后,挥着拳头,嚷嚷着:“直娘贼的,让你不是怕你,我是怕,我忍不住,一拳头下去,把你打没了。”
  到底哪个才是老爹的真面目?张平安内心一片迷茫,十几年的相处,难道自己还认错人了?
  “总镖头,镖队收拾差不多了,何时启程,请总镖头示下。”
  周复见程万里过来请示,便不在和张平安继续说下去了。
  周复对程万里,吩咐了出发时间后,转头又对韩五说道:“车队出发,韩五,你为踏白,先行开路,去把东西领齐全了,就去吧。”
  “总镖头,怎么又是我啊,为什么老是让我干这个?”韩五不满的抱怨道。
  “怎么?不服?有意见说!”周复瞪了韩五一眼,举了举拳头。
  “末将韩五得令,大帅镖旗指处,踏白军全军,上下一人,必死战不退,誓死完成大帅将令。”韩五不敢扎刺了,只得怪模怪样的冲着周行礼。
  “讨打呢?你个泼韩五,赶紧去吧。”周复笑骂了一句,想了一下说道:“把平安兄弟三个,也都带上,教你的东西,也好好和他们说道说道,等休息的时候,我会检查的,若是偷懒,军法不饶。”
  “知道了,好麻烦啊。”韩五没精打采的应付道。
  “那我们兄弟三人,便叨扰韩五兄弟了。”张平安见自己兄弟三人,又要麻烦韩五了,便不好意思的出声道。
  “平安大哥,太客气了,我和总镖头闹着玩呢。”韩五见张平安如此客气,反而不好意思起来。
  韩五见推脱不过,便去找管事的,领了路上要用的家伙,带着张家兄弟直奔县城门而去。
  尽管韩五嘴上不乐意,但周总镖头已经下令了,他作为‘踏白’,就要先车队而行,负责探听前路的情况,责任深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