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带着当铺去古代第十二章 逛街,少女,马车,带着当铺去古代第12章 逛街,少女,马车_历史军事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笔趣阁_莫忘书 > 带着当铺去古代笔趣阁 > 第十二章 逛街,少女,马车

第十二章 逛街,少女,马车


  “馒头,又大又白嘞。”
  “算卦占卜,不灵不要钱,公子我看你面若桃花,定是要走桃花运了。”
  “哎呦喂,几位大爷,进来里边请呢,姑娘都水灵的紧呢!”
  街道上行人来往,送走了大皇子后,何远带着何婉儿,身后跟着何勇和灵儿,正边走边交谈着。
  靠近沅沧江一带经济繁荣,水陆发达,附近多是些码头,两边都是一些小商贩。
  何婉儿此时也露出了小女子心态,摸着一边的香囊看的离不开眼睛。
  “你喜欢这个?”
  “是呢,何远哥哥。”
  何远看了看那个香囊后,伸手摘了下来,递给了她:“那就买下来吧。”
  身后的何勇连忙付了银钱。
  何婉儿看了一眼前面的高大身影,又低头摸了摸香囊,双手拿起来在鼻子旁闻了下,轻笑起来。
  街上很是热闹,玩杂耍的,训猴子的,一群人围着喝彩,可是那一声怒骂和惨叫在这声声喝彩嬉笑之间显得更加突兀。
  “叫你偷东西,活的不耐烦了,今儿就打死你个小杂种。”
  两人说笑间看到不远处的馒头店门口,一个大汉正将一个小孩子揍得鼻青脸肿,嘴里骂骂咧咧:“让你偷,不学好,偷你爷爷我头上来了。”
  “他还是孩子,你怎么可以对一个小孩下手如此重。”
  “姑娘不知,这小子偷我馒头被逮住了,我要送他见官。”
  何婉儿看着面前的小孩子,八九岁的模样,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脚上的鞋子也已经露出了脚面和后跟。
  便蹲下身子,用手帕帮他擦去了鼻子的血迹,轻轻的拍去他身上的土:“你娘呢,你是不是饿了?”
  那小孩子不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。
  何远看了灵儿一眼,灵儿便上前买了两个馒头,那大汉也知道自己下手有些重,只收下了一个馒头的钱无奈道:“算了,就当我今天做一回好事,放过他。”
  纤细光洁的手拉着那只布满黑泥的小手,自顾自的往旁边的一家衣帽店走去。
  何远跟在身后,看着这个每次喊自己哥哥的女子就那样不嫌弃的拉过那个孩子,他也有些动容。
  挑选了鞋子和衣服后,何婉儿把馒头递给他:“吃吧,以后不要再去做偷鸡摸狗之事。”
  何远又让何勇掏了一些碎银子递给他。
  沉默良久的孩子点点头,穿着新的鞋子,跪在地上向何婉儿磕了两个头,一瘸一拐的离开了。
  “这么小的孩子,真可怜!”
  “何远哥哥,你也觉得他可怜对不对,如果有人专门收留这些孩子就好了。”
  看着她洁白的衣服沾了一些血迹后,便拽起她进了衣帽店,挑了一身衣服。
  身后的灵儿看着何远手里拿着的衣服,捂着嘴,忍了很久后还是脆生生道:“公子,你挑的那件衣服太红了,不适合郡主呢。”
  “你知道什么,这穿大红色多喜庆。”一旁的何勇辩解道。
  “那件吧,很适合。”灵儿说完让店家取了和何婉儿去了后堂换衣服。
  不久两人便出来了。
  何婉儿轻轻的笑了笑,何远手掌毫不客气的在少女惊愕的目光中捏了捏那娇嫩的小脸,笑道:“婉儿也长大了啊,不过还好,还是那个有些小……”
  被何远这捏脸的亲昵举动惊的愣了好半晌,亮晶晶的灵动眸子盯着那双不含杂质的漆黑眼瞳,心中偷偷的笑了。
  小时候,他就喜欢自己带着自己到处跑,可自病好后,他就与大家有了一个界限,就算自己再如何努力靠近,都会在他不冷不热的态度,黯然离开,今天这一举动让自己心花怒放。
  走在街上,何婉儿不停的将有些低的衣服领子往一块捻的,又脸色囧红。
  “他又对我亲昵了,可他似乎还是把我当成没长开的小姑娘,真是根木头…”轻轻的撅了撅小嘴,旋即又觉得自己要求多。
  “婉儿,前段时间你可别怪何远哥哥,我自己有些活的浑噩,不过还好,有你在身边陪着。”何远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,歉意的道。
  婉儿甜甜一笑,近日所受的一些委屈,在他略有愧疚的道歉声中,顿时烟消云散。
  “咳,对了婉儿,我有些事感觉忘了,有机会你要多和我讲讲那些事情。”
  “啊?”眨巴了一下亮晶晶的大眼睛,婉儿愕然道:“你需要婉儿讲么?”
  “咳…需要,可能病好后有些忘记了。”何远脸色有些通红,前身今世,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记性差。
  “放心吧,等以后哥哥我记起来了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说着拍了拍胸口,看着她道。
  “谁稀罕你报答…”小嘴微撇,将有些露的衣服捻了捻。
  “走吧,我们逛逛就回去。”何远说完率先向前而去。
  身后的灵儿趴在何婉儿耳边说到:“公子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。”
  立在原地,婉儿微笑的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,轻轻一笑,低声喃喃道:“我到底究竟该庆幸你忘记有些事,还是该心疼不能习武?”
  沿着街道,望着琳琅满目的东西,又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婉儿。
  今天的婉儿,穿着刚才在铺子里买的装饰,清淡的颜色,更是使得女子多了几分清纯,一条紧腿长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得极为圆润,外面的纱衣被风吹的有些漂浮。
  肤白貌美大长腿,现在的婉儿,就像地球上的活力少女,充满着活力与诱人的女子气息。
  不得不说,她身上清纯与妖娆混合的气质独一无二。
  此刻,她嘴里咀嚼着小果子,吐出了几个核,看着何远似笑非笑道:“你……偷看我做什么?”
  何远打趣道:“小妮子今天穿这么漂亮,难道还不能看看么?”
  “是啊,是啊,这可是何远哥这么多年第一次与我一起出去,婉儿可是很受宠若惊哦。”
  何远突然亲昵的取笑,让婉儿高兴的眼眸弯成了浅浅的月牙,俏皮的娇笑道。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情大好的何远也是笑着回了几句,两人笑谈着沿路走去,远处几个人在瞧得他与婉儿亲昵谈笑的模样之后,立刻反身离开了。
  他最近也是无聊得久了才老想着吃喝玩乐的事情,便趁着送走大皇子后跑来转转。
  看着抱着东西的何勇,灵儿又帮忙提着,跟在身后。
  两人在前面交谈着,就连远处大街上的马车飞过来时,他也没有察觉到声音。
  “何远哥哥,小心。”
  何婉儿腾空飞起,一手拍在马背上,一手将何远揪起。
  但是女不敌男的力道,何婉被何远硬生生拖倒在地,趴在了何远身上,亲密接触。
  不远处的抱着东西的何勇和灵儿惊呼:“郡主,公子!你们没事吧。”
  何远转过头正要回答何勇,只觉得一阵麻痒酥感袭来。
  双眼对上趴在自己身上的何婉儿:“我……失误……”
  “何远哥哥,你有没有撞到哪里啊?”何婉儿此时心里已经如翻山倒海般慌乱,却依然面色如常的询问他的伤势。
  “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?”
  看到站在那里笑盈盈的婉儿和灵儿,何远脸色突然沉了下来,故作呵斥。
  “何远哥哥,婉儿知道错了……”
  何远眉梢一挑看着她,“好,那你说你到底错在哪里了?”
  何婉儿想了一会才抬起头,弱弱的说道:“我不应该……”
  虽然是低头认错,但是何婉儿的心里却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。
  毕竟她看到站在她眼前安然无恙,她就很开心。
  她知道何远生气的是嫌她不该帮他挡马车,但是看到马车过来的那一刻,她下意识的就挡在他的身前。
  也许这就是一种本能吧。
  “今天真奇怪,这好端端的大街上面,怎么突然跑过来一辆失控的马车,莫非……”
  听到何婉儿的质疑,何勇与灵儿也附和道:“对啊,怎么会!”
  何远听到后,并未多言,但心里已经有了一些预感,便决定回将军府。
  此时,城中的一个巷子里,马车停在偏僻处。
  “怎样?!”
  “公子,你雇的马车被那女的给推开了,但钱你得给,那女子武力大,我的马有些严重,况且您何氏也不缺钱。”
  “知道,会给你的。”何进说完眼里闪过一丝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