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吾善养浩然正气序章 我真不是盗墓贼,吾善养浩然正气序章 我真不是盗墓贼_武侠仙侠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笔趣阁_莫忘书 > 吾善养浩然正气笔趣阁 > 序章 我真不是盗墓贼

序章 我真不是盗墓贼


  1930年夏,深夜,中国江西境内某座荒山。
  一个中年人头戴探照灯,站在一个竖井内,手中的铲子上下翻动。竖井上蹲着一个穿着灰色衣裤的年轻人,面色黢黑,胡子拉碴,在不断往下张望。
  “赵老师,下面情况怎么样啦?要不要我下去替您一会儿?”学生一边驱赶着蚊虫,一边对着竖井下的中年人喊道。
  “不用,你刚跟我没多久,经验难免缺乏,这次任务容不得半点差错。我研究了几年,我敢断定,这下面肯定是一座大墓。近年来,总有些人对我们考古队说三道四,有说我们挖掘先人坟墓,大逆不道的,有说我们浪费经费,不务实业的。我们不做出点吃果来,怎么堵那些人的嘴?小刘,你也知道,时局紧张。不说是你了,我自己心思也很难集中在发掘工作上了。这次要是能做出成果来,我也算是圆了多年来的一个夙愿。要是一无所获呢,我也就不再干考古了。所以这次任务无比重要,我一个人就行了!“赵老师喘着粗气,一边仍在聚精会神地挖着。
  说着,铲子像是碰到了什么硬物,duang的一声。
  “有了!”赵老师兴奋起来,铲开覆土,从怀里掏出一把科研用放大镜,仔细研究起来。
  “这墓室顶很罕见啊,看这石板,不知过去几百上千年了,居然还是这么坚固。”只见那石板相互之间严丝合缝,赵老师不禁啧啧称奇。”我看看石板有多厚,小刘你准备准备下来帮忙。“说着又掏出一个小木槌,轻轻敲打。
  这一敲不要紧,上千年来严丝合缝的石板一敲之下居然裂开了一条缝。裂缝很快扩散开来,井底轰的一声塌陷了,发出惊天巨响。赵老师惨叫一声,随着碎土石块,一齐掉入深坑之中。
  “赵老师,赵老师!怎么了!您没事吧!”小刘在上面正听得聚精会神,被这声巨响吓了一跳,整个人跳起来,往下一看,发现井里深不见底,也不知赵老师掉下去怎么样了。
  这时井底传来呻吟声:“我,我,我没事。你别下来。快,快去镇上喊人来,哎哟!“
  说完这句话,赵老师便没了声息。
  小刘一看,这可怎么办。又连喊几声,赵老师一概没有回应。
  正当小刘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旁边树林里面忽然蹦出来一伙人。他们面目凶悍,清一色的黑衣黑裤,腰间都别着枪。为首的是个矮个子壮汉,围着黑巾,一只手拿着一把美国柯尔特左轮手枪,另一只手点起了火折子。
  “黑风帮严立,兄弟你是哪条道上混的?拜哪家祖师爷?“那壮汉操着一口黑话,对小刘问道。
  小刘意识到,这是遇上绿林好汉了,先前就听学长说下乡作业最怕遇到悍匪,当时还不当一回事,现在只能与他们周旋周旋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当下强压一口气,故作镇定地说道:“在下刘怀仁,国立燕京大学考察队,在这做地质研究工作。”
  说罢,群匪哄然大笑。严立笑得前仰后合,把枪往腰间一别:“哈哈哈哈哈,地质研究?哎呦笑死我了。咱明人不说暗话。这块地咱黑风帮先看上的!凡是得讲个先来后到,你们抢了地方,就别怪我严立不给情面了。”
  刘怀仁一听,感情自己陆续几个月奔波在外,看上去和土夫子盗墓贼没什么两样了,被这伙人当作了同行,心中一想,当下有了计较。于是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,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。我们是从外地来的,娘的,老大带着其他兄弟在镇上舒舒服服睡大觉,派我们来这探探情况。都是兄弟,我也不瞒各位,这下面是座大墓,各位老大,不如明日大家带着家伙来,一起升棺发财。至于如何分账,等我家当家的来与各位商讨。不知如何?”
  严立一听,转过头去和众人商讨片刻,对刘怀仁说道:“你的主意也行,不过兄弟几个大半夜来着荒郊野岭,不看看货怕是心中没底。你在前面带路,我带几个兄弟下去探探。”
  刘怀仁心中暗自叫苦,苦于势单力薄,只得应承下来,到时只能见机行事,只希望赵老师平安无事。
  于是一伙人便放下绳索,由刘怀仁带头,一齐下井探墓。
  下了墓中,之间墓室中空间甚大,地上平铺着砖块,最深处有一道石门。倒是没有多少东西,只见几座石桌石椅,摆着瓷器果盘,果盘内盛着玉石雕刻的葡萄,煞是好看。墙上刻着一幅幅壁画,壁画上像是画着上古传说中的战争,战场上电闪雷鸣,两方都有法师做法呼风唤雨。
  刘怀仁环视一周,心中疑云密布,老师去哪了?还有这座墓葬实在有悖常理,完全不像是一般的墓。刘怀仁也考察过几座墓穴,没有哪一座像这样的装饰。不会是挖着帝陵了吧?也没听说有哪个帝王埋骨此处啊?
  他心中疑惑万千,但脸上却不露破绽,转头去看那帮子土夫子。严立带着两个小弟正从上面下来,他们手执火烛,面蒙纱巾,对刘怀仁说道:”你们当家的有没有说这墓是什么来历?我看着有些玄乎。“
  刘怀仁摇摇头,刚要说话,只听得墓室深处传来阵阵响声。严立眉头一锁,对着刘怀仁说:”你去前面探探!“
  刘怀仁听了这话,知道是要拿自己当开路石,却别无他法,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。
  穿过石门是长长的走廊,廊壁上同样也是画满壁画,刘怀仁被催促着前行,来不及观看壁画上的内容。走了约莫五分钟,走到了道路的尽头。尽头处是向下的台阶,一行人沿着台阶向下,之间最下面是一座巨大的广场。四根立柱矗立在广场四方,柱子很粗,上刻飞龙云霞。广场正中却不是棺椁,而是一块碑。碑体晶莹洁白,似乎是玉石做的。
  这一伙人看着这广场,一下子被震慑住了。严立身边的一个小弟用发颤的声音说道:”老大,这,这怕不是神仙的墓吧,要,要不咱们先撤?回去请军师看看?“
  “神仙?什么神仙?狗皇帝都被人赶出北京城了!哪有什么神仙!就算有,挨得住我这一枪吗?”严立明显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,说着就掏出柯尔特,炫耀似的晃了晃。说完话,又指着刘怀仁,晃晃枪头,示意他前去查看。
  刘怀仁一方面担心老师,一方面也是见到了这座前所未闻的构造心痒,也不多说,上前查看。
  刘怀仁走到碑下,只见玉碑上刻着一篇文章,上书浩然歌诀。”浩然歌诀?没听过啊。”刘怀仁心中暗想,压下疑惑,念起了碑上文章:”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。。。”
  刘怀仁初读时,只觉文采斐然。但读到后面,刘怀仁只觉胸中气血沸腾,心中彷佛是波浪滔天,脑中想到当下社稷丘墟,苍生涂炭,只恨自己空有报国之志,而无报国之力。”。。。。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”一篇碑文读完,刘怀仁读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。
  “那小子不会魔怔了吧?看他念念有词,念了半天忽然失心疯了。此地果真邪乎!”严立见到刘怀仁盯着碑看了半天,口说什么正气,什么以一敌七,心中开始不安。
  刘怀仁擦去泪水,像是受到某种感召,伸出手去触摸玉碑。
  玉碑光华大作,照的室内像是白日。四个柱子上刻着的云霞涌出,几条盘龙像是活了过来,张须摇尾,龙啸阵阵。
  三个土夫子站在台阶上瞠目结舌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这大半夜的,这小子成仙了?这是闹哪样呢?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,整个室内忽地又暗了下来。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,只是那块墓碑和原本站在在旁边的刘怀仁凭空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