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重生之娇后第13章 荷包,重生之娇后第13章 荷包_都市言情_笔趣阁_莫忘书 365 体育微博_日博365体育app_在线体育投注365

第13章 荷包

从长公主回去之后,杨槿琪把在假山洞里听到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韩氏。
  
  韩氏本就不喜欢杨妡,此刻一听女儿如此说,顿时气得牙痒痒:“这个小贱人,跟她那个娘简直一模一样。”
  当年她跟丈夫一直和和美美的,生下来两个儿子一个女儿。然而,有个丫鬟为了上位给侯爷下了药。
  那丫鬟也是个有心机的,做了这事儿之后,又悄悄离开了,没跟任何人说。
  就连侯爷都以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个梦罢了。
  
  直到四个月后,这丫鬟突然在侯爷的生辰宴上抖落出来了,肚子里也已经有了孩子。
  京城中那么多人都看着,为了平安侯府的面子,不仅不能惩治那丫鬟,还得让她顺顺利利生下来孩子。
  好在五个月后,孩子生下来了,是个女儿。那爬床的丫鬟因为怀孕期间补过了头,生产时很是艰难,落下了病根,没过几年就死了。
  
  每每想到这件事情,韩氏都觉得恶心,同时又觉得恶人自有恶报。
  
  她那生的女儿也跟她似的,表面上也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  但是,一想到当年那丫鬟做的事情,深沉的心机,韩氏每每看杨妡的时候都觉得她不够纯善,也尽量防着她。
  只可惜自己生的女儿看起来机灵,但却是个最没心机的。表面上答应她远离杨妡,但私底下却对她颇为照顾。想到那丫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,应该翻不出来什么大浪,韩氏就一直没怎么管了。
  
  直到此刻女儿说出来杨妡背地里说的那些话,韩氏心头浮现出来四个字:果然如此!当真是有其母就有其女。为了上位当真是不折手段。
  
  “把二姑娘给我关起来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出房门半步!”韩氏吩咐。
  
  “是,夫人。”
  
  “母亲,此事也要跟父亲说一声才是。”
  
  韩氏点头:“嗯。只是你父亲出京办差去了,今日不在家,等他过两日回来了,是要告知他一声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没想到,过了两日后,韩氏还没来得及去跟平安侯说杨妡的事情,平安侯却是主动来到正院提及了此事。
  
  “夫人,你怎么把妡儿关起来了?妡儿生性良善,断然不可能抢琪儿的东西。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  
  平安侯话音刚落,就见韩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张口就想说话。
  
  为避免父亲母亲吵架,杨槿琪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  “父亲的意思是琪儿冤枉了妹妹吗?”说完,朝着平安侯行礼,“见过父亲。”
  在杨槿琪心中,父亲哪里都好。
  只是,唯一不好的就是,对所有的孩子都好。
  
  “琪儿也在啊。”平安侯脸上露出来尴尬的神情。他以为正院只有夫人一人,所以才有些忍不住怒气。可此刻看到女儿,这怒气却是消了不少。
  夫人是跟在自己身边几十年的人,面子还是要给的,尤其是在儿女面前。他从未想过当着儿女的面跟夫人吵架。
  
  “爹爹不是那个意思。你秉性纯善,对妹妹极好,不会欺负你妹妹。爹爹只是觉得这里面有误会。”平安侯解释。在他眼中,长女是正妻所生,他甚是喜欢。而此女自小没了生母,又对他百般孝顺,他也喜欢。
  
  “误会?我看到是未必。”韩氏冷哼。
  自己丈夫没搞清楚事情真相就过来质问,韩氏脸色不太好看。
  
  杨槿琪看了看母亲,又看了看父亲,连忙把话头接了过去。
  如若她没记错,一年后,爹娘因为杨妡的事情频繁吵架,再后来,父亲纳了一个良妾,把母亲气得不轻。而她那时忙着斗府中怀了身孕的妾侍,没能及时安慰到母亲。
  
  她怎么也想不通,父亲母亲恩爱,这么多年父亲都没想过纳妾,为何因为杨妡的事情闹翻了。而且,后来,她观父亲的神色,似是另有隐情的样子。只是,那时母亲被父亲伤透了心,不管父亲如何解释,都不给他好脸色,再后来夫妻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差。
  
  她觉得,父亲肯定不会主动纳妾,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。今生,她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。
  
  所以,再爹娘即将要吵起来的时候,开了口。
  
  “父亲说得对,里面真的有误会呢。”
  
  平安侯正为正妻在女儿面前怼自己觉得讪讪的,此刻听到女儿跟自己站到了一处,脸色立马好看了不少。
  “爹爹就知道,琪儿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好姐姐。”
  
  杨槿琪笑了笑,又看向了韩氏:“母亲,既然其中有误会,不如把二妹妹叫过来解释清楚如何?”
  
  韩氏皱了皱眉,不知道女儿葫芦里到底再卖什么药。那不听话的庶女,关起来看好了别出去惹祸就是了,有什么好解释的,她如今看到那丫头就觉得烦。
  “有必要吗?”
  
  杨槿琪想,母亲在府中独宠多年,宅斗水平真的是太弱了,也怪不得后来会着了道。
  其实,细细想来,母亲真的是一位很好的嫡母。相较于别家虐待庶女的嫡母,母亲已经做的很好了。从没虐待过杨妡,有什么东西都会给她一份。
  
  “有啊,您忘了那件事情了?父亲并不知道,不如把人叫过来问问?”
  
  韩氏想了想,看了一眼自家丈夫,点点头:“嗯,也好,也让侯爷看看自己的好女儿到底干了什么事。”
  
  平安侯有些摸不着头脑,怎么看妻女的样子,似是另有隐情。
  
  一刻钟后,杨妡穿着一件旧旧的衣裳过来了。面容憔悴,身子摇摇晃晃,眼中含泪,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。
  
  一看她这样子,韩氏脸上露出来不悦的神情。
  
  在韩氏开口之前,杨槿琪拍了拍母亲的手,摇了摇头。
  韩氏深深呼出来一口气,忍住了。
  
  “见过父亲,母亲,姐姐。”
  
  杨槿琪看了一眼父亲脸上的疼惜之色,在父亲开口前,率先开口了:“二妹妹,你可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事?”
  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杨妡连说了两个“我”字,眼神看向了平安侯,露出来祈求的神色,“我不知道。”
  
  “不知道?当真不知吗?”
  
  杨妡似是被杨槿琪的逼问吓到了,身子微抖:“当真不知。”说着,两行清泪落了下来。
  
  平安侯的确讨厌杨妡的生母,厌恶算计他的女人。然而,杨妡毕竟是自己的骨肉,又从小孝顺他。对她,情感自然是不同的。
  
  见杨妡可怜的样子,平安侯有些不忍,打断了杨槿琪:“好了,琪儿,莫要再问了。妡儿即便是做错了事情,关了两日也尽够了,今日就放出来吧。”
  
  “哼!”韩氏忍不住冷哼了一声。
  
  杨槿琪笑了笑,道:“父亲别急。既然妹妹想不起来,不如我提醒提醒她。”
  
  说着,杨槿琪就拿出来一个蓝底,金丝线勾勒着花边,上面绣着一簇兰花的荷包,微笑着问:“妹妹认不认识这个荷包呢?”
  
  杨妡见后,脸上的血色顿时退了下去,只剩下一片惨白。
  
  “妡儿,你快上前看看,是不是你的东西,若是你的东西……妡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平安侯原本只是看了一眼荷包,并未看女儿,所以没注意到杨妡的异常。此刻见女儿似是有些站立不稳,立马就有些关切。
  
  “妹妹这是怎么了?姐姐不过是问了一句这荷包是不是你的,妹妹怎么反应这么强烈?似乎……有些害怕呢。”
  
  平安侯看了看长女,又看了看次女,道:“是啊,妡儿,你怎么了?如实告知你姐姐便是了。”
  
  “哎呀,爹爹,我怎么觉得这荷包是妹妹的,妹妹不敢认呢?”
  
  顿时,杨妡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胡说,不是我的!”
  
  她没想到这东西会落入杨槿琪的手中,她也不知道杨槿琪到底知道些什么,一时之间,只剩下恐慌。想到她送东西时没有人看见,现下唯一的法子就是否认,抵死不认。
  
  “姐姐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荷包,没得冤枉妹妹!”说完,杨妡又一脸委屈地看向了平安侯,“请父亲明鉴,真的不是女儿的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杨槿琪却是一笑。
  她原以为这个妹妹有多大能耐呢,没想到她最大的能耐全都用在了勾引那些个皇子身上,其他方面弱得很。
  “冤枉?妹妹何出此言?我说什么了?”
  
  平安侯也有些诧异了。虽然他不知道长女为何会拿出来这样一个荷包,但小女儿的反应是不是太奇怪了些。难不成,这荷包真的有什么问题?
  
  紧接着,杨槿琪微笑说:“不是就不是吧,妹妹何必如此大的反应,到让人觉得你心虚呢。”
  
  杨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  
  杨槿琪见父亲眉头微蹙,似是在想什么,冲着杨妡说:“既然妹妹身子不适,不如去旁边休息一下吧。爹爹,您觉得呢?”
  
  “也好。”平安侯同意。
  
  杨妡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惊惧之中。她刚刚实在是太过震惊了,以至于说错了话,让长姐抓住了把柄。就连向来疼爱她的父亲也没帮着她说话。也不知道长姐接下来会有什么招数等着她。
  
  刚被嬷嬷架到里间,杨妡就听到了杨槿琪的声音。
  
  “去,把香草叫进来。”
  
  杨妡立时就坐不住了。香草是她的贴身丫鬟,几乎知道她所有的事情。而那个荷包,香草也见她绣过。只是,她为了稳妥起见,并未告知香草这个荷包到底送给了谁。
  
  若说刚刚只是害怕的话,此刻,就已经是绝望了。
  
  “香草,有小丫鬟在院子里捡到了一个荷包,你看看,是不是你家姑娘的。”
  
  香草着实有些不解,不知道大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但,一想到大姑娘总是欺负他们姑娘,就觉得此刻肯定也没安什么好心。
  抬眼一看那个荷包,心下暂定,没什么迟疑,立马道:“是二姑娘的。”
  
  听了这话,杨槿琪看了自家父亲一眼。只见自家父亲脸上迷惑的神色更甚。
  
  “你确定?”杨槿琪又问了一句。
  
  香草微微有些得意地说:“确定。这是二姑娘前些日子刚绣好的,说是要给侯爷的。”这东西是二姑娘拿来孝顺侯爷的,侯爷听了肯定会开心,说不定今日就能放二姑娘出来。
  
  “给父亲的啊。不是真的吧?二妹妹竟然这般孝顺父亲。”说这话时,似是带着嫉妒的情绪。
  
  “当然是真的。上面的绣线还是奴婢去买的,在京城最大的绣阁买的,花光了二姑娘的月例。”香草继续在平安侯面前给自家姑娘说好话。
  
  见香草如此肯定,杨槿琪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吩咐紫砚:“去,把二姑娘叫出来。”
  
  等到杨妡魂不守舍地出来,杨槿琪对着平安侯道:“爹爹,这帕子是我在长公主府里捡到的,三皇子丢掉的呢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平安侯脸上露出来惊怒的神色。